Home > 故居和文学馆 > 郑芝溶的故居

 
 
郑芝溶在韩国战争中突然失踪。其后,韩国政府认定他为“越北作家”,禁止发行他的文学作品,连学问角度上的研究都不允许。30年后的1998年,政府才撤消对他作品的禁令。以后,尊敬郑芝溶的人们组成“芝溶会”展开相关的活动,从此郑芝溶的故居复原,向世人公开。
 
  郑芝溶的故居是个茅屋在农村,茅屋主要用稻草盖屋顶。由于具有突出的隔热性和保温性,所以韩国农家广为采用这种房屋结构,它成为韩国传统农房的主要建筑样式。
 
这种带有优美曲线屋顶的韩国传统民家,就像在艰难困苦的环境当中努力寻找幸福的庶民那样,赋有简单朴素的美。用胡枝条编成的小巧的柴门和矮矮的土墙,增加了韩国传统茅屋的韵味。  

 
1996年按原形复原的郑芝溶的故居,位于古镇十字路东北部的小溪对面。过了小溪上的桥,就能看到一个诗碑和示意牌,诗碑的上面刻有郑芝溶的诗“乡思”。“乡思”诗碑的前面就是小溪,虽然万物变迁,但是小溪的水仍然是清澈如故。
 
郑芝溶的故居总是敞开房门,向参观者告知他父亲曾是经营药房的。而且在这里随处挂着郑芝溶的诗,让参观者随时欣赏。  
 
韩国历来对男女差别对待, 即不管尊卑,有男子不得出入的地方—这里就是厨房。厨房只能由女子进入,这里具有炊事和暖房的双重功能。郑芝溶故居的厨房反映了韩国传统民房的结构,可以看出以前的厨房有储藏干柴和火媒儿的作用,也就是有一部分仓库的用途。当然,也可以在这里烧饭、炖汤、蒸地瓜、土豆等。另外我们还可以看到韩国传统的铁锅、和铁锅下方的灶口、还有做饭的灶台。从厨房摆放的饭桌上可以领略到以前韩国庶民的生活风貌和饮食习惯。  

 
在郑芝溶的故居可以看到井口旁边的不高的烟囱, 这里也蕴涵着祖先们的智慧。因为矮矮的烟囱使烟雾不容易扩散,使其在庭院里停留一小段时间后再散开。这种烟雾其实有消毒的作用,对保持健康和维持环境卫生是有帮助的。  
 
在厨房门的旁边,可以看到堆积的粮食和用于粮食加工的铁臼、木臼和杵子。在这些东西的旁边就有一个小小的标示牌。这个标示牌上有郑芝溶的画像,还标示他的出生年月日和该故居毁损和重建的内容。  
 
郑芝溶的故居有作为主要生活空间的两个房间外,后面还有用栏杆独立围成的一个小房间。该房间的出口向着围墙,还有通向里屋的小通道。这个通道长五米左右,但是非常狭窄,只够一个人通过。连接两个房间的这个小通道两边都有门,是闭锁型的。  
 
  这种构造可以在韩国传统房屋中常见的“内外壁”中找到渊源。古时候的韩国,贵族们经常在围墙里面再构筑一个围墙。两个围墙之间的狭窄的通道,就是让女子们使用的,它表现大韩民族尊重女性的风俗。所以人们认为,郑芝溶故居的里房与外房之间的这个小通道,是为了分开媳妇与公公的活动场所,使各自的行动更加方便自由,而且也使媳妇顺利来往厨房和井口。